不戴头盔骑摩托追尾,男人当场身亡!山东交警发布五起典型事端
时下,公安部交管局正在全国范围内布置展开“一盔一带”安全教育举动,宣扬安全头盔、安全带的重要作用。26日,山东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发布了5起典型事端。其间两起就触及安全头盔和安全带,淄博一男人驾驭三轮摩托未佩带安全头盔,与前车发作追尾事端后当场身亡。德州一男人驾驭轿车未系安全带,发作事端当场身亡。  一、小轿车违规变道致两客车追尾数人受伤  2020年4月07日,驾驭人朱某驾驭小轿车沿市中区光明大道由东向西行进至光明路转盘西50米路段处向右改变车道时,与沿光明大道由东向西行进的杨某峰驾驭的大型一般客车发作事端,事端发作后赵某驾驭的大型一般客车又与杨某驾驭的大型一般客车发作事端,致三车损坏,车上多名乘客受伤。朱某在此次事端中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路途交通安全法》机动车借道通行或许改变车道应当提早敞开转向灯,依照次序顺次行进,不得阻碍其他车辆、行人正常通行之规定,承当事端的首要职责。后车驾驭人赵某行车未坚持满足安全车距形成事端二次发作,承当事端的非必须职责。  二、卡车追尾危化品车险酿惨剧  3月27日下午,胶州湾大队指挥室接到大众电话报警,称其驾驭一辆鲁U车牌的重型半挂车在胶州湾高速黄岛往青岛方向46公里处追尾了一辆运送原油的危化品运送车。经过现场勘查被追尾的危化品运送车车尾防撞护栏受损,运送的原油罐体安全。经问询得知发作事端时,高速路面上车流量较大,满载原油的危化品车为坚持安全车距,采取了操控车速减速慢行的办法,但后车因车速过快、未能坚持安全车距,驾驭员未能慎重驾驭,车辆功能老化等原因导致追尾事端发作,干脆事端未引起原油撒漏次生损害。  三、醉酒超速驾驭面包车导致悲惨剧发作  2020年03月06日23时,在黄岛区东岳西路,张某醉酒后驾驭鲁B车牌小型一般客车沿东岳西路由南向北行进至铁山高架桥北侧路口处,与孙某驾驭的鲁G安通牌重型半挂车发作磕碰,致张某受伤,两车不同程度受损。张某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次日逝世。  后经查询,张某夜间、醉酒后驾驭机动车上路途行进未敞开前照灯,未确保安全,且超越限速标志标明的最高时速,是事端发作的首要原因;孙某夜间驾驭制动系、灯火系不符合国标要求的机动车上路途行进至路口处掉头时,未确保安全,是事端发作的非必须原因。本次交通事端张某负事端首要职责,孙某负事端非必须职责。  四、驾驭摩托车未戴头盔导致事端驾驭人当场逝世  2019年9月21日14时44分,刘某饮酒后、未戴头盔驾驭逾期未查验的、制动体系技能情况不良的、超载的正三轮载货摩托车,沿沂源县鲁村镇南冯家沟村村道由东向西行至事端地址,与刘某士顺向停驶的轻型一般卡车追尾相撞,形成车辆受损,刘某元在现场逝世的路途交通事端。  刘某元饮酒后、未戴头盔驾驭逾期未查验的、制动体系技能情况不良的、超载的正三轮载货摩托车,未确保安全驾驭的违法行为,是引发此次路途交通事端首要原因;刘某士在路途上暂时泊车,阻碍其他车辆通行的违法行为,是引发此次路途交通事端的非必须原因。  五、驾驭人未系安全带发作事端当场逝世  2019年02月22日15时09分,季某某驾驭小型轿车沿省道254武城段由北向南行进,与贾某某驾驭的由西向北行进的重型半挂牵引车相撞,经过调取行进视频发现,季某某驾驭车辆时未系安全带,小型轿车与卡车磕碰后,气囊弹出,导致胸廓陷落,双侧肋骨多处破坏性骨折,季某某当场逝世。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张泰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